天天飞车无限氮气|4399小游戏天天飞车
天下書盟小說閱讀網歡迎您!
天下書盟小說閱讀網
您的位置:首頁 > 短篇

父愛如詩

作者:txsm    來源:    發布時間:2019-05-13

(來源:解放軍報--中國作家網? ?作者:卜金寶)

1988年10月14日,我接到電報:父親患食道癌住院。那時,我在原北京軍區政治部宣傳部教育處當干事。我一時不知所措。處長弓計來得知消息,要我將手頭的事放下,立即回家看望老人。

第二天一早,我趕到運城人民醫院病房。父親靜靜地躺在那里,正在輸液。我輕輕喊了一聲父親,上前握住他的手。

父親見到我,先是一愣,說道:“寶寶(我的小名),你怎么回來了?”接著他轉向二弟,“不是說了嗎?我的病不要緊,不要告訴你哥。”二弟站立一旁,無語。

在我俯身給父親整理輸液管的時候,父親端詳了我一眼,說:“你的頭上有白發了。”我的眼眶里頓時盈滿了淚水。

陪伴了父親幾天,他要我趕快回去,不能耽誤工作。父親把兒女的前途看得比自己的生命還重……

父親做手術后不久,回到家里靜養。這年春節,我回鄉探望父親。父親的心情很陽光。這時三弟以優異成績考入軍校,他為兩個軍官兒子感到自豪。這是我和父親過的最后一個春節。3月4日,我接到四弟的電話:父親走了。

父親走了,但他的慈愛,牢牢地印在我的腦海里。打記事起,我就很少見到父親。他在榮河汽車站當運輸工人,運煤,運糧,裝卸200斤的糧袋,跟著解放牌運輸車在萬榮、運城、侯馬、臨汾一帶穿梭,長年累月。

后來,單位要父親到運城上班。那時家里孩子多,母親無能為力,父親只好辭職回到生產隊。

那段日子,我見父親的時間也很有限。一早,我還沒有起床,父親就出門了,到東邊的山坡割草。我家里喂好幾只羊,用來給我們兄弟姐妹換取學費。割完草回到家,父親抓上一塊干糧,就踏著生產隊出工的急促鈴聲,下地里去干活。日復一日,父親總是匆忙……

1971年,我14歲,從榮河初中畢業。雖處在“文革”歲月,我卻受父親的教誨,十分用功,躊躇滿志想上高中,考大學。不料想,能否升學,村里推薦決定。榮河高中錄取通知來了,沒有我的名字。我茶飯不思,一連躺在床上幾天。父親沒有怨天尤人,而是天天到床前勸我:天無絕人之路,總會有機會的。

為生活所迫,父親給我準備了一輛人力車。我和他一道拉石頭,一連幾個月。我的家鄉處在汾河、黃河交匯處,上世紀五六十年代,為根治水患,政府實施治黃工程。工程需大量石料,我和父親加入拉石頭的行列。每天凌晨3點出發,裝五六百公斤的石料,途經兩個5里長的緩坡,一個30多米長的陡坡,回到家已是晚上6點。一天下來,能掙2到3元。

拉石頭的日子里,我和父親形影不離。父親給我講他的軍旅生涯、他經受過的坎坷,他對人生和社會的認知。那段時光艱苦、危險、充實、歡樂,我終生難忘。

萬榮縣是個文化底蘊深厚的地方。升學的推薦名單一出,好多鄉親不服。相關部門為此又舉行了升學考試。借著這次考試,我進了榮河高中的大門。盡管只有兩年,我遇到了一批特別優秀的老師,獲得了在知識海洋暢游的鑰匙。

“總會有機會的。”父親的話應驗。高中畢業后,我到運城糖廠當了一名工人。一年后,應征入伍。

讓兒子參軍,是父親夢寐以求的事。那年,某部到山西執行任務,一位團政委在縣里講話。父親回來跟我說:“這個政委講話聲若洪鐘,非常有氣勢。”他要我像那位政委一樣,用普通話給他朗誦課文。我至今清楚地記得,朗誦的有司馬遷的《鴻門宴》、魯迅的《祝福》、毛澤東的《沁園春·雪》等。

一位指導員帶人到榮河執行公務,派飯到我們家。母親竭盡所能為他們做最好的飯菜。飯桌上,父親鼓勵我向這位指導員問好,和他說話交流,看他的言行舉止……

我終于實現父親的愿望,參了軍。運城火車站送別那天,人山人海。有的父母含淚叮囑,有的未婚妻戀戀不舍……

我就父親一人陪伴。臨行前,他送我一支鋼筆,叮囑說:“有什么不舍的?出去才有機會。”父親如此說,是不想讓我牽掛。后來聽弟妹們說,送走我后,父親在家躺了3天。他把牽掛和思念留給了自己。

我沒有讓父親失望。從士兵干到指導員,從北部邊陲闖到祖國的心臟,成為一名光榮的軍事新聞工作者。

人生旅途,我聽從父親的教誨,始終在努力。但遺憾的是,和父親在一起的時間太有限了。回憶和父親一起生活的歲月,我深感父愛是一首深沉的詩,每次默默讀起,都有淚在心底流淌。

如今,我已經30年聽不到父親的嘮叨。只能在夢中,與父親相見;只能在父親的墓前,向他傾訴。那午夜夢回的悵然,那深藏心中的遺憾,都訴說著對父親的思念。

上一篇:云雨夢鄉
下一篇:云中飛過布谷鳥
 
天天飞车无限氮气